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大众生活-->>人文-->>内容
西城别墅的“文化基因”
时间:2015/11/7 10:15:54 来源:桓台新闻网 【字号: 】 手机看新闻
    著名学者梁思成曾经说过:“无论哪一个巍峨的古城楼,或一角倾颓的奠基的灵魂里,无形中都在诉说乃至歌唱时间漫不经心的变迁。”每一栋老建筑都是有生命的,它在岁月的风雨中无声吟唱。
    一栋老建筑背后都有一段无声的历史。承载新城王氏家族辉煌的王渔洋故居也概莫能外。王渔洋故居的原址长春园,是王渔洋曾祖、明万历户部侍郎王之垣建于明万历年间。康熙二十四年(1685),王渔洋51岁时乞归故里丁忧,期间将长春园故址增茸,取名西城别墅。清初诗坛领袖、一代正宗王渔洋曾在这里颐养天年、著书立说,留下千古神韵……

    西城别墅是王渔洋回归故里后的著书立说之所,他所写的《西城别墅记》,为王渔洋故居保护修复提供了重要的历史资料

    漫步在王渔洋故居,从亭台楼阁到廊轩榭舫,从诗词歌赋到家训族规,从繁花绿草到参天古树……经历数百年风雨的王渔洋故居,每个角落都在讲述一段有关文化的故事,更不用说那历代文人墨客诗文中记载的王渔洋故居。
    西城别墅作为王渔洋回归故里后的居所,在其逝世后,由于家族的衰落,曾被卖给盐商冯冠儒,后来又曾作为新中国的粮所,才得以保存下来。在几百年的风雨历程中,西城别墅的结构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在王渔洋故居保护修复过程中,如何最大限度地保留古建筑的本来风貌和历史痕迹,成为困扰工作人员的一大难题。时任桓台县文化局局长的曹瑞刚说:“文物保护修复要抱有对文化的敬畏感。要坚持尊重历史,修旧如故的原则,实现最小干预。”为此,他们查找相关文献资料,而在这浩瀚的历史文献中,王渔洋的一篇《西城别墅记》提供了重要的依据。
    纵观王渔洋的一生,作为有清一代的文化伟人,王渔洋文政兼从。从文,他首创诗论神韵说,引领一代诗坛风向;做官,他历仕45年,累官至刑部尚书。在离乡出仕后,王渔洋回故里的机会并不多,但他一直思念着家乡。1684年11月,王渔洋奉命祭告南海,于次年2月,抵达广州,入海神庙,完成祭告南海之事。4月,王渔洋自广州开始启程回京,6月16日,王渔洋抵达新城故里,因见父亲容色反常,故动归养之思,与父亲议谋乞归之事。王渔洋的儿子王启涑念父亲归无偃息之所,遂修葺西城别墅小亭。
    王渔洋在《西城别墅记》中,对其居所建筑园林的具体结构、布局作了详细的描述。尤其是石帆亭、樵唱轩、小华子冈、双松书坞等一个个建筑的名字出现在历史的记录中,也为后人保护修复王渔洋故居提供了重要的历史文献资料。

    西城别墅十三咏背后体现了王渔洋故居的浓厚历史文化底蕴

    作为清初诗坛领袖,王渔洋尽管声望、官职都比较高,但他从不恃官高位重,只凭诗会友、以文论交、不论贫富。他的文学交游十分广泛,既有同朝官僚,更有落魄文人。王渔洋与他们诗词唱和,成就了一段段文坛佳话。在这些诗词唱和中,西城别墅自然是一个避不开的话题。在王渔洋作《西城别墅记》后,他的诗友、门人纷纷唱和,这就是传说中的“西城别墅十三咏”。不过,“十三咏”不只是十三首诗,而是诸人分别对西城别墅十三处景物的吟诵,多有托物言志之意。
    《新城县志》辑录了朱彝尊、李澄中、盛符升、姜宸英、曹鉴伦、沈朝初、史夔、尤珍、黄梦麟、严濂鲁、吴雯等清代名人吟咏西城别墅的诗作。这些诗作丰富了西城别墅的文化内涵,也是王渔洋广泛交游的例证。

    王渔洋热爱读书和交游,他的文友既有同朝官僚,也有布衣诗人,广泛的文学交游为传播其诗论神韵说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在清初文坛上有“南朱北王”的说法,朱即朱彝尊,其诗以才藻魄力胜,时与王渔洋齐名。康熙年间,朱彝尊和王渔洋在清初诗词理论及创作领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据朱彝尊年谱记载,康熙六年(1667),朱彝尊在山西代州结识王渔洋,成为莫逆之交,两人交往长达四十余年,互为欣赏推崇。王渔洋在《朱锡鬯自代州至京奉柬》一诗中,表达了对朱氏文采的欣赏。朱彝尊也应王渔洋之请与其《王礼部诗》作了序,二人感情甚笃。
    当时,朱彝尊为一介布衣,王渔洋已仕至礼部主客司主事,他请朱彝尊序其集,盖源于他敬重朱彝尊的诗作和学问。朱彝尊于王渔洋诗作亦由衷称赏,认为他的诗“出乎风而入乎雅”,“其必传于后无疑”。
    朱彝尊《寄题新城王上舍(启深)园居十二首》中有《小华子冈》《双松树坞》《樵唱轩》等,皆为西城别墅中的景物。
    被后人誉为短篇小说之王的蒲松龄曾作《和王春谷诸咏》十三首。进 入王渔洋故居正门前的“一代正宗”牌坊后,穿过一段长廊,就会看到有两个青铜雕像在青草绿树旁,其中站着的是王渔洋,坐着的则是蒲松龄,在他们旁边的一块石头题有王渔洋写给蒲松龄的诗:《戏题蒲生<聊斋志异>卷后》:“姑妄言之妄听之,豆棚瓜架雨如丝。料应厌作人间语,爱听秋坟鬼唱时。”
    在明末清初,孝妇河畔先后诞生了王渔洋、蒲松龄、赵执信三位文化名人,当时风头最劲的当属开创神韵说,成为清康熙朝诗坛领袖的王渔洋。
    对比王渔洋和蒲松龄,可以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那就是王渔洋生前诗名显赫,文学成就显著,在当代则由于种种原因,只能是隐藏在文学研究家的笔下,王渔洋的名声与他生前的地位是明显不相符的;蒲松龄在生前贫困潦倒,科举失意,但在身后却赢得了显赫的名声,同法国的莫泊桑、俄罗斯的契诃夫一道被赞为世界短篇小说之王。王渔洋作《戏题蒲生<聊斋志异>卷后》此诗,以其在文坛的地位对蒲松龄著作有推广提拔之意,后则因《聊斋志异》的流芳而得以永记其名其诗。
    在王渔洋一生交往的文人中,有一位山西布衣诗人深得其嘉许,被王渔洋称之为仙才,这就是吴雯。王渔洋是吴雯《莲洋集》唱和诗中最多的人,从认识王渔洋后,吴雯始终如一地崇敬和依靠这位文化伟人,他在临终前曾嘱咐其弟弟说:“我平生知己,无逾渔洋先生。我即死,遗诗不要急着对外出,一定要等待先生删定,虽然相望2000多里,不要害怕路途遥远,一定要去请求先生墓志文,这样我就没有遗憾了。” 吴雯则作《西城别墅诗十四首阮亭先生属作》以与王渔洋唱和。
    王渔洋的诗学交友十分广泛,不仅局限于前朝遗民、布衣诗人,他在北京任职时,和同朝官员的诗文交游也是一段佳话。宋犖和陈廷敬是其中的代表。宋犖累官至吏部尚书,以他的清廉和超人才干,深得康熙帝恩宠,被康熙誉为“清廉为天下巡抚第一。”同样被康熙帝赞为“清慎勤”的王渔洋和宋犖志趣相投,一经结识就成为人生挚友。
    宋犖和王渔洋两人于康熙六年定交京师。宋离京后,二人仍“每岁邮筒往复,商榷诗文,都不及世俗事。相好无间者数十年。”
    从当时众多文坛名人为西城别墅题咏可以看出王渔洋在清初诗坛的影响力和号召力。王渔洋不仅爱读书,还喜欢文学交游,这也为提高他的影响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前辈诗人钱谦益、吴梅村、顾亭林等;同辈如朱彝尊、彭孙递、宋苹、陈维裕、徐夜等;门人晚辈如洪升、赵执信、宗元鼎、汪愚麟等。诗友中有些是至交,有些甚至从未谋面,仅有书信往来,或诗歌赠答。就身份而言,有仕宦,有布衣。
    当时的王渔洋名扬天下,成为清初文坛公认的盟主。一时间,诗坛新人、文坛后辈到京城求名师指点作品,往往首先拜见王渔洋,如能得其只言片语的褒奖,就会声名鹊起。
    如今,几百年的风雨烟云,斯人已逝,只留下诗文佳句中的西城别墅。但那些荣耀的历史过往,那些浓厚的文化基因,已经沉淀在西城别墅的每一个建筑、每一块青砖上,漫步在西城别墅,仍能感受到沉甸甸的文化底蕴。 (杨成见 陈艳华)

石帆亭



竹径



王渔洋著作



王渔洋故居内的双松书坞



清慎勤是王渔洋的为官准则

关键词:||
电话:0533-8188650    版权所有:桓台新闻网